南方的老家房子


南方的老家房子, 是18坑拆了前院, 加建的兩層半平房, 把原來的30平米, 增加到90平米. 外露的樓梯, 當時在那個村落裡, 可是最先進的設計. 整個改建設計藍圖是老爸自己畫的, 構建是請泥水工人做的, 部分的後期裝潢, 是俺老爸老媽自己下班後張羅搞定的. 記得那年暑假, 每個小孩都負責把紅磚塊, 由地面分批搬到最頂樓, 目的是等到頂樓的水泥完全幹透後的下一次工期, 泥水工人來了就可以完成欄杆的裝砌. 如果請人家搬, 是另外要收工錢的. 早晚每天大概兩趟, 每趟分八次到十次, 總共每次搬2到4個紅磚塊. 年紀小的, QUOTA少一些, 年紀大QUOTA多一些. 搬得有夠累的, 每次都累得很想放棄, 可是俺還是堅持到搬完QUOTA為止, 因為父母都鼓勵小孩完成目標, 並加以讚賞. 那兩段外露的樓梯, 當時還只有每兩個階級間豎起的鋼筋加上繩子作圍欄, 走的時候怕怕的. 父母的辛苦和努力, 換來的寬敞的居所, 足夠容納七八口人的舒適居住環境.

因為改建了, 前院的沒了, 村民們圍著看7吋黑白電視節目的地方沒了. 那個時候村里唯一擁有的電視機, 還是俺老爸自己組的, CRT是進口物資, 上面的貼紙是寫一些奇怪的符號, 並不是中文字, 聽老爸說, 那是進口的蘇聯(捷克)產品, 很難才買到的. 回掃變壓器都是他慢慢繞, 不斷測試防止漏電跳火, 直到完成了整個電視機.

因為改建了, 前院的葡萄架子沒了. 以前夏天, 在葡萄架子底下吃晚飯, 偶然會掉下來的一條肥肥的綠色毛毛蟲, 落在那菜盤子裡面的事情也就告一段落了. 當然, 也不會再有機會在前院採葡萄, 記得葡萄的品種不算很甜, 不過採葡萄是很好玩的, 竹竿, 繩子, 剪刀, 幾個家用的小東西拼湊拼湊, 就可以在3米高的葡萄架子採下成熟的葡萄, 那是青色有籽的葡萄.

因為改建了, 前院的紅棗樹也沒有了. 好多次, 八仙椅子搬到紅棗樹底下, 頭下腳上就靠著那樹聽著老爸自己組裝的收音機, 聽的是中央人民廣播電台. 當然聽不懂說些什麼, 只是無聊聽聽收音機, 因為當時那個村落裡, 那應該是唯一的電池收音機可隨處移動, 俺不管到哪裡都拿著聽. 後來才發現, SONY WALKWAN 也不過是一樣的應用範疇. 聽過的節目不記得了, 但是每次國家領導人逝世, 播送的節目就是從早到晚的哀悼音樂, 還有那一大長串的弔唁名單獨白, 已經不記得有哪些人名, 不過 [阿沛阿王俊美] 卻記得很清楚, 因為那時候開始覺得奇怪為啥中國人的名字居然有來那麼長串的, 到底那人長啥樣, 抱歉就不知道了. 很就很久以後, 有人告訴俺, 那個是 [阿沛·阿旺晉美],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的代表.

因為改建了, 雞蛋花樹 (梔子花) 也全數移平. 祖父爬樹採雞蛋花果實的節目也就停止了, 那個果實像是一條細且長的香蕉狀物體. 祖母採撿雞蛋花然後晒乾, 原來用來送禮或用來煮五花茶的原料也要外購了. 好處是, 颱風天可以不用擔心, 也不需要怕樹被吹倒壓到房子, 也不再需要在風雨中拉繩子固樹.

因為改建了, 留下來一顆松樹, 一顆鳳眼果樹, 現在大概長更大了. 聽說, 因為後來鄰居也擴建蓋房子, 樹都被定期截枝.

因為改建了, 得到足夠大的空間, 容納大大的音箱和音響. 睡覺和DIY的房間, 也變得好大好大. 因為房子高了, 足夠架起更高的DIY魚骨天線, 看看來自先進地區的電視節目. 那時候, 有線電視連聽都沒聽過, 也沒有 CD, 錄音帶好像還買不到.

俺並不知道老爸老媽當時的錢是怎樣花的, 但應該是剛剛好花得起, 多餘的一點也沒有. 因為完工時, 例行請泥水工人吃一頓, 買雞買菜也是要節衣縮食, 精打細算過生活. 千金難買少年窮, 俺學習到的就是努力再努力, 珍惜資源, 不要浪費, 卻依然能夠擁有人家還沒有的, 或是比人家更多的, 不管是福氣, 還是電視或是收音機, 這就是俺南方的老家房子, 那個可以看到外面的大世界的老房子.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